剑客江湖_3000字

时间:2021-01-27 21:42:18 | 作者:超级学霸

  (一)

  我在荒原上漫无目的地走着,手上提着一把剑。

  有人说我是剑痴,有人说我是剑狂。但我自己清楚,我是一个剑客,这江湖是剑客的江湖。我冷酷的外表并不代表我没有思想,只因为剑客的心应该在剑上。

  前方闪过一个身影。

  “李大侠,我们独孤庄主请你去山庄议事。”一个老者打断了我的思绪。

  “不。”我轻轻地回答。因为我已厌倦了江湖纷争。

  “我们庄主好意相请,没想到阁下如此不给面子。”

  “我已说过,我不想去参与独孤山庄的计划。”

  “李大侠,你忘了谁把你带到今天这一步的。”

  “我没忘。你拔剑吧。”我很清楚独孤山庄对待“叛徒”的方法决斗。

  拔剑出鞘。剑光纷飞,剑影凌乱。

  夜,如此静谧。那老者的残剑掉落在一旁,“叮当”一响。我的剑噬到了他的血。胜负已分。

  擦干了剑上的血,我继续前进。在月光下,我似乎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只是别人的一颗棋子而已。独孤山庄,江湖上的大门派,却专做些挑动江湖斗争的勾当。山庄里养着三千剑客,我是其中之一。我们终日为庄主的“大业”流血牺牲,背叛江湖道义,滥杀无辜。每当有剑客决意离开时,都要与那老者过招。因此,有无数剑客死在老者剑下。其实我也并非剑招高与那老者,而是

  “我没忘,你拔剑吧。”

  “你等死吧!”

  一场生死较量。命悬一发之际,我对他说了几句话:“敢问前辈,难道你没有妻子儿女吗?在江湖杀戮中,有多少无辜的妻子儿女惨遭毒手啊?”老者楞了一下,然后收起了致命招数,弃剑。他用苍老而略颤的声音说:“杀了我,你走吧。”

  我努力回忆刚才的一幕,好模糊。迷茫的昨天很遥远,远得再也触不到了。从明天起,我要告别喋血的江湖。在柔美的月光下,我看到了一张冷峻的脸,但它却不像从前那样冷酷无情了。

  我找到了前进的方向。我懂得了什么是剑客及剑客的江湖,从老者那里学到的。从明天起,远离江湖的恩怨与纷争。

  在月夜里,我向前走去。

  (二)

  行走江湖。

  在冰冷的雨夜里,我离开了所有关心我的人。我更名换姓,开始行走江湖。

  但是,在血雨腥风的江湖中漂泊后才发现,这并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。为时已晚,我已踏入江湖并身陷其中。也曾经在涉足江湖之日就发下誓言:“无论江湖险恶与否,决不退出。”也曾经像任何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一样,不自量力地与前辈高人过招,虽小胜几次,却不能博得自己的欢心。

  还记得当年为了实现雄心壮志而抛弃亲人远走他乡的大义凛然。再看看现在的自己,少了些狂傲,多了些稳重;少了些稚气,多了些沧桑。

  “拔剑吧,我要和你比试。”一个稚气的声音道。

  “……”我楞住了。眼前的这个少年分明就是当年自己的模样,可如今,我却换了角色。

  “少罗嗦,快!”

  “为什么要和我比?”

  “因为赢了你就可以扬名天下了。”

  我再次沉入回忆。五年前的我就是用同样的话激怒了称霸武林的木大侠的。

  “李大侠,进招吧。”那声音打断了我的回忆。

  新老之战。

  “你走吧,我决不杀你。”我说。

  他拾起剑,留下一句“我还会再来的”,走了。

  刚才的经历就想在五年前,只不过结局不同罢了。

  我抚摩着那把跟随了我五年的剑,思考这江湖究竟是什么。是阴谋?是争斗?还是永无止尽的杀与被杀?

  哦,剑客的江湖有一条规律:适者生存。

  这便是整个江湖。

  (三)

  飘雪的华山之巅,一场决斗再所难免。

  剑花比雪花更快,剑光中闪烁着两张脸。是我和他的脸。

  “师兄,我们别再斗了,好不好?”那白衣少年问我。

  我冷冷道:“谁是你师兄?我师承泰山派,你师父却是华山掌门人,你我又有何干系?”

  “师兄,师父他虽未传你多少武艺,可他毕竟是你师父啊。”

  “哼。”我想起了五年前,我与“师弟”在华山门前长跪了三天三夜,掌门人苗思淀才肯让我们进山。可是,我们在山上尽做些无用的苦力活,苗思淀始终未出现过。一晃三年而过,许多比我们进山晚的师弟都已学有所成,惟独我们没有学到丝毫武艺,仍做些挑水劈柴之事。一怒之下,我与华山决裂,投奔泰山派。在泰山,我只用了两年时间就已当世人皆知。

  “师兄,你可知师父已故?”

  “他?他与我有什么相干?”

  “师父他老人家曾说过,他今生今世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亲手教你武功。”

  “那我今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拜他为师!”

  “师兄,师父说他知道你恨他。他又能怎么办呢?他说从你长跪不起时,就知道你是块练武的料,所以才当你苦练基本功。正当师父想传你武艺时,你竟走了……”

  听了师弟的话,我觉得自己好傻。居然曲解了师父的苦心。如果没有那三年中练就的内力,恐怕我在练泰山剑法的第一层时就失败了;如果没有那三年里练出的意志,面对纷繁的泰山剑法时我早就放弃了。没有师父,就没有我李杰的今天……

  师弟走了,雪地里留下一串长长的足迹。

  师父走了,去了天堂,留下了后悔的我。

  而我,仍在沉思,仍希望师父能原谅我的过错。

  雪越飘越大,在华山之巅,我被覆盖成雪人……

  (四)

  天阴森森的,很容易让人想起“月黑杀人夜,风高放火天”的古语。尽管我是一个剑客。为什么在我失落的时候连上天都会配合?我无语。

  风吹着我的发,在飞。然而却是一双冷冷的眼盯着自己的剑。无疑,那是我。此刻,我站在清幽的森林里,深夜,万籁俱寂。只有夜的哑语和用手中的剑倾诉着一切的我。舞剑,我在发泄着心中的不快。

  今日的比武,我输了,而且输得很惨。我败在了曾在华山比试过的师弟的手上,还有那以善变著称的华山剑法。我已了解师父的苦心,但内心仍十分内疚,以至用错了两招,竟输在了师弟手上。

  师弟变了,他不再是原来的温文尔雅,他变得凶悍残暴。我一遍遍地问自己,这还是他吗?我不确定,因为人是会变的。就像我。由从前的开朗的“师兄”变成了今天冷峻内向的“李大侠”。我愿意吗?不!但我相信时间可以改变和证明一切。

  师弟今日比武胜我,并不是我最伤心的。真正让我伤感的,是他居然用杀招对付我。若非我躲闪及时,否则今日非得死在他手上。但他为什么这么恨我?难道是为了师父?

  我曾为了今日的一切而抛弃所有,包括师父。值得吗?现在连师弟也恨我入骨,这世上还有我李杰可以亲近的人吗?

  远处传来了脚步声。我收了剑,躲在树上。泪却无声地滑落,谁说“男儿有泪不轻弹”?

  “独孤同元,你真的确定,我师父是死在李杰手上吗?”是师弟的声音。

  “当然。他还杀了我的爱将一剑仙翁。这仇,是不能不报的。”

  “那你为什么不派人直接杀他?反而要我比武胜他?”

  “你没见过猫抓老鼠吗?先让他尝尝败北的滋味,再慢慢收拾他,让他死得更痛苦,这样不好吗?”

  “这……太狠了吧?”

  “你忘了你师父的死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你现在是我门下的剑客,一切都得听我的安排,知道吗?我们走。”

  “是,庄主。”师弟跟着他走了。

  我拭干了泪,意识到这是个骗局。独孤同元想挑拨我们师兄弟关系。没想到,三年的师兄弟情分竟会如此不堪一击。更没想到,师弟居然会走我的老路,成为独孤山庄的剑客。我叹了口气,收回思绪,走出了树林。

  月光暗淡,笼罩着那片树林。

  (五)

  走在竹林里,又见到了师弟。这次我们都没有避让,而是直直地盯着对方。

  “李杰,失败的滋味如何?”

  “我心已无成败。”我淡淡地回答。

  “好样的,那是因为你杀了师父,达到了目的。”

  “你……好吧,我告诉你,师父不是我杀的,信不信由你。”

  “哼!”

  “可是我没想到,你居然会做独孤同元的棋子。”

  “你不也是吗?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师弟与我擦肩而过,他在笑,然而却像哭。我知道他有怨有恨,他只有一个愿望为师父报仇。

  风过竹林,沙沙作响。

  阳光刺得人睁不开眼。我躲在阳光射不到的竹荫下,理着思绪。但想象一直阻碍着我。我一遍遍想象师父被杀的惨状,还幻想自己会手刃仇凶,尽管我知道这点很难做到。

  想了很久,为师父报仇究竟对不对。不只因为师父在世时决不杀生,还因为我以决心退出江湖杀戮。

  我已经过了那种争强好胜的年龄。所以,还是退一步海阔天空吧。

  走出了竹荫,顿觉林中阳光灿烂。

  (六)

  我仍在无目的地走。

  这剑客的江湖我已走过了八年。从关外到江南,从华山之巅到古镇竹林。时至今日,我仍不能圆满地解释“江湖”二字的含义。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认为自己理解了,那是一剑仙翁死时。但那太浅显了,至今我仍然迷惑。八年的江湖之旅竟不知江湖要义之所在?!

  涉身江湖太久,真的倦了。后起之秀像长江的浪,不断拍击着河岸。年长的剑客陆续淡出江湖,我是否也应该如此呢?也许在那少年向我挑战时,我就代表了过去的一代,而那少年,才是崛起的新一代的代表。他们会慢慢代替我们的位子……

  “李大侠,拔你的剑。”这声音好熟悉。

  “你是……”我望着陌生的身影,问道。

  “三年前我曾败在你的剑下,我说过还会回来的。”

  “那好吧。”我心里突然有了另一种想法。

  比试过程中我一直在思考:我究竟该选择什么?

  在决定的一刹那,我行动了。在他的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迎面刺来时,我丢下了手中的剑。我闭上眼,但仍能感觉剑风即将呼啸而过,没有慌乱,我甚至坦然了。

  “李大侠,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耳畔响起那少年的声音。

  我没有回答,只知道我选择了一剑仙翁的道路,这道路一定是对的。

 

  • 上一页1 2 下一页